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南京鸿光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阳君

    手  机:13951817428

    电话/传真:025-52297482

    地  址:南京市禄口镇神舟路37号创智产业园A栋A1-006

    详细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详细信息

    土壤修复上位环保新宠 地块医疗万亿市场待开发

    发表时间:2015/5/26 15:04:28  阅读次数:

    土壤修复上位环保新宠 地块医疗万亿市场待开发

      
      相比看得见的空气、水体污染,大地之下难以察觉的土壤污染亟需“疗伤”。
      
      2014年环保部、国土部联合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指出,我国工业、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
      
      治理土壤污染作为我国向污染宣战的三大行动之一,在国家“气十条”、“水十条”相继颁布后,已纳入决策层规划。环保部在今年全国人大记者会上指出,要通过试点示范,建立适合我们国家自己的污染治理的技术体系,逐步推动土壤污染的风险管控和治理修复。“土十条”有望于下半年出台。
      
      近年来,土壤修复作为环保产业的“新宠”开始蓬勃发展,广东部分地区在试点探索土壤修复中成效初显。各种修复手段如何来抚平人类污染对土壤的创伤,土壤修复产业又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笔者近日随环保部门人士走访了省内几个典型试点进行调查。
      
      现场
      
      将游离态重金属固化下来

      
      黑黄的荒地中间还有一滩乌黑的废水,这是原来酸洗金属遗留下的污染痕迹。一台大型混合机械设置在旁边,技术人员挥舞着铁铲,向其中添加泥土和化学药剂。
      
      机器发出阵阵轰鸣的同时,一撮撮经过充分混合的碎土从末端被排出、堆积……而回填上混合碎土的地方,已重新长出植被。
      
      这是笔者在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华南所”)清远市龙塘镇泗合村的一处土壤修复试验场地所看到的情景。这里曾经是废旧金属拆解厂,被取缔后仍然遗留下土壤重金属污染。
      
      “我们需要把受到污染的土壤挖掘出来进行晾晒,然后放置到机器中进行粉碎,并按一定比例与固化剂充分混合。接下来,经过一定时间的放置、养护后,再回填到原来的地方。”华南所技术人员告诉记者。
      
      该土壤修复试验采用的是固化稳定技术,通过在土壤中添加固化剂,将其中处于游离态的重金属元素转化为化学性质不活泼的形态,使其稳定起来、难以在环境中迁移、扩散。
      
      “在开始修复之前,我们需要抽选不同的点向下开挖,测量土壤受污染的程度以及安全土壤的深度等,以此判断选用哪一种修复方法最适合。”科研人员介绍,“在这个片区的土壤中,铜超出正常标准50-100倍,铅超标约10倍。在不换土的情况下降低重金属污染风险十分困难,因此我们最后决定使用成本较低的固化(稳定化)技术。”
      
      上世纪80年代初,清远龙塘开始从国内外大量运进废旧五金产品进行拆解,而当时从事拆解行业的大多以家庭作坊散户为主,分布在村镇内、公路边的各个角落,
      
      废旧金属拆解及其延伸产业的发展虽然推动了当地经济,早年粗犷式的发展模式,为龙塘遗留下土壤重金属等环境污染。
      
      2012年,清远市政府为土壤重金属超标问题探寻治疗“良方”。经过系统调研后,华南所针对清远的情况制定出了《清远市电子废弃物污染环境整治规划(2012-2020年)》。规划要求,修复项目要在2020年全面修复龙塘镇的污染土壤。
      
      泗合村的场地土壤修复试验,是龙塘土壤修复项目的首期工程任务之一。华南所科研人员告诉笔者,泗合村的土壤修复试验场地从开始筹备、运行至今已历时2年,按照华南所每周采样的结果显示,效果较为显著,“土壤中重金属的有效态减少了约50%-70%”。
      
      矿山
      
      大面积覆绿防止污染转移
      
      对于上述点状分布的场地型污染,固化技术能使重金属难以在环境中迁移扩散;但对于广袤的矿山,因为其土壤中金属的自然本底值就较高,土壤修复则需要通过覆绿防止水土流失,避免污染山下的河流。
      
      蜿蜒的山路两旁是连绵的矿脉,当笔者来到大宝山矿区沙凡公路13公里处,原来光秃秃的山头,已经有大半覆盖上了郁郁葱葱的植被。
      
      “这是大宝山矿区近年实施的尾矿堆土区生态恢复工程的结果。”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宝山矿业”)环保部负责人李中林说:“近年来,大宝山矿区先后开展了槽对坑尾矿库外排水综合治理等一系列治理工程,走上了绿色发展的道路。”
      
      由于区域土壤本底值偏高、再加上早期非法采矿遗留下的污染,因此大宝山矿业优先选择切断暴露途径,对矿山进行覆绿,通过水土保持控制污染扩散。李中林介绍,覆绿是一种常见的“绿色”的污染治理手段,也是当前国内外针对矿山污染修复普遍采用的方法之一。
      
      经过多年整治,大宝山包括南部内排土场、中东部堆土场、东北部堆土场在内,共计129710平方米的三个大型堆土区均成功覆绿。植被恢复、水土保持初见成效,也有效缓解了矿渣外流的情况。
      
      “过去矿区曾经邀请过多家科研机构,为水土保持工程做试验,包括几所著名高校的研究团队都尝试过,均以失败告终。”负责大宝山矿区覆绿工程的沈经理说,由于尾矿区的土壤基本由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矿渣组成,土壤酸性强,重金属容易析出,因此之前种植的树木撑不了多久就枯萎了。
      
      “后来我们发现,成功的关键在于精细化的管理和看护,要随时留意植物的状况随机应变。”问到尾矿覆绿成功的经验时,沈经理说道。
      
      覆绿项目工程组首先要在原来的尾矿区上撒上石灰中和土壤酸性,然后覆上一层50公分厚的客土,然后选择松树、桉树等耐酸性较强、生长速度快、抗逆性强的树种种上。种上树之后,还必须定期进行洒水,定期撒石灰防止土壤反酸,枯死的树木要及时补种。
      
      “我们的树苗都经过专门培养,在保证其生命力足够顽强后才种上。后来发现树木缺水时,还专门种植了草类,以达到固水的效果。总之整个流程需要全程跟踪精细护理,否则树木肯定活不长。”大宝山覆绿项目的现场管理人老邓说。